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第24个小时

我还活着

昨天下午从合肥回到杭州之后,下了地铁在路边找了一辆共享单车准备开开心心骑回家,骑到最后一个路口,离小区已经不到300米了,一个没有红绿灯的三岔路口,我没走过这条路,完全是靠导航走到了这里。对于没有红绿灯的路口,我完全没有经验,车辆来往不息,我等了一会终于找到一个间隙,那辆车离我有些距离,根据以往的经验,他只要稍微减一下速,我百分之百是可以过去的,人行道就在他前面,哪怕没有行人,他也会稍微减下速吧,那一瞬间我是这么想的。

想法是美好的,可惜我大脑里对过马路的认知模型里,没有汽车过人行道不减速甚至还在加速这一条特殊情况。当我开始过马路时,余光发现那辆车竟然好像没有看见我一样,加速冲了过来,我下意识捏住刹车,一瞬间心里想的只有:”你为什么要加速撞我”,随即砰的一下,我飞起来了。

人在要死的时候会想什么?腾空的零点几秒里我没有时间想那么多,脑子里闪过”我要死了吗”这么简单的一句,然后就重重地摔在了地上,摔下去之后我应该还滑了一小段,大脑短暂空白恢复之后,我发现自己半蜷缩着侧躺在地上,头枕在了我的右臂上,我还有意识!我没死!虽然整个人已经疼的麻掉,我还是尝试感受了一下各个器官和骨头的情况,才发现刚才万幸的是,我没有被直接撞到,轿车撞到了单车的车头,所以我受到的所有伤害都来源于摔伤,如果当时我没有及时停下,就差一步,我可能就要去见上帝了。

接着是听到有人问我怎么样,我睁开眼,看到撞我的车停在旁边,车主下来蹲在我身边,我让他把我的眼镜找到,作为一个700度近视的人,我需要确认我的眼镜是否完好,所幸眼镜找回来了,也没有破碎和形变。然后就是被拉起来,车主送我去医院、拍CT、清理伤口、叫保险公司、叫交警定责,然后被送回家。

我的手机钢化膜整块全碎,但是屏幕完好,这台XR替我的大腿挡住了所有伤害。右臂的外套完全破了,整个手臂都是磨破的皮肤,以至于我现在睡觉变得很困难,实在太疼了。右脚的两侧脚踝都磨破肿了起来,不知道是怎么伤到的,也许我在地上还翻滚了两圈。

昨天其他部位还没什么感觉,今天早上起床才发现我只能靠手臂把自己撑起来,脖子能转动,但是一圈肌肉一用力就很痛,腹肌也是很痛无法用力,像是练了一百个仰卧起坐,腰背的肌肉情况相比好一些,能正常用力。我才意识到昨天我的身体为了保护自己,发挥了多大的潜能,为了维持一个安全的姿势落地和头部的安全,强行超负荷调动了全身的肌肉,所谓的嘴上这么说身体却很诚实,大概就是这么回事,以为自己要嗝屁了,身体不让。所以我现在才能安稳地坐在书桌前正常写字,喝着续命的冷萃咖啡。

现在是5点半,刚好是昨天事故发生的时候,一切都还好。车祸发生之后我跟两个朋友说了情况,一个朋友全程告诉我交通事故怎么处理、怎么检查身体,另一个朋友听闻我无大碍,给我寄了一个”御守”(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什么,听起来像是龟壳保平安的),感谢他们的关心。

以后过马路会尽量绕开没有红绿灯且人流量少的路口,不要相信任何车辆会减速,赌不起。以及,活着真好。